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北大关富家开银房

  老天津河北大街南端西侧旧有一条巷子名叫银房刘胡同,因城改早已无存,故具体坐标语焉不详,笔者经多角度查证(包括旧邮政编码),这条东西向胡同的位置相当于如今南运河北路与爱民桥交口一带,还派生出银房刘西胡同、银房刘北胡同,《天津市地名志·红桥区》有载。何人如此大名堂?开银房的刘家。银房是清代熔化散碎银元宝、新铸大元宝的作坊,是官办的“肥差”。

  刘家富,缘何?清代天津钞关即税关,为收税的官方机构。此关在哪?原在河西务(今属武清区)。清代初年天津已发展成为北方商贸集散中心,向都市化快速迈进,据《天津通志·大事记》表述,康熙四年(1665)七月,钞关从河西务迁到天津,落脚在帆樯林立、商贾云集的南运河畔(河为京杭大运河组成部分)。道光二十六年(1846)的《津门保甲图说》中绘有钞关,在南运河北岸与北浮桥(又称钞关浮桥,后名金华桥)交口西侧,近乎今日河北大街南端金领花园、千吉花园一带。钞关西侧还有著名的甘露寺。其实早在明代,这里更是燕王朱棣发起“靖难之役”渡河南下(建文二年,即1400年)的宝地,经此他攻下南京夺取皇位,永乐二年(1404)朱棣在南运河以南设卫筑城并赐名“天津”。钞关在城北,所以后来又称北大关。近世,随着城市发展与改造,“北大关”成为以旧关址为核心的区片名,关的详细坐标越来越模糊了。

  北大关堪称老天津商业、金融业的发祥地,且有通京大道,繁华熙攘。水陆来往商货在钞关缴税后方能入京,大致要收正税(按产地)、商税(按物价)、车船税(按体量)等。津门大码头,税收颇丰,到乾隆中期北大关年收税额超过七万四千两,清后期税收已达数十万两,远胜于周边地区的税关。散碎的税银堆积如山,呈朝廷前需化零为整,熔化碎银子,新铸出五十两、一百两的大元宝,银房专职此事。

  银房刘胡同与北大关互为比邻,近在咫尺。据老报人刘炎臣讲述,约康熙年中叶,浙江绍兴的刘姓一家来到天津,落户钞关西侧南运河北岸。刘家人精明,瞧着周边船来车往遍地淌银子,计上心来,通过托关系寻门路,花大价钱谋到了银房这个肥缺儿差事。刘家兴起炉灶大干起来,开始还好,熔碎铸大中规中矩,后来慢慢动了歪心思,刘家与常来查验待缴税银的官员串通、形成默契,把铸好的大元宝摆在前表层,后面则存放一些伪造货——用铅铸的“元宝”。

  替换下来的真银去哪里了?被倒到市面钱庄银号(银行的前身),成为其周转资金了。刘家暗度陈仓、必有获利,加之刘家老少世袭银房营生,日积月累,广进财源。兴家必置地建屋,刘家从小门小户陆续兴建了多所大宅院,甚至发展到可与盐商“八大家”媲美的份儿,“银房刘”的俗称叫响,所居之处随之称作银房刘胡同了。顺便一说,这类俗称名号、地名在老天津还有不少,所涉人家非富即贵或有一技之长,比如益德王(开钱庄)、玻璃宋(开玻璃铺)、粉汤刘(卖粉汤)、茶叶王(也存胡同名)、天兴李(木材商)、严翰林胡同(严范孙)等。值得一提的是,具体操持钞关事务的丁家(也为世袭),人称“大关丁”,丁家与刘家定有往来。清末民初丁伯钰以在天津第一个骑自行车、卖仿膳糖堆儿而出名。

  天有不测风云,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攻占天津,税关被裁撤,关税被外国人把持了,银房刘家生计就此完结,但胡同名如活化石般流传和记录着往昔故事。

清代《潞河督运图》中的北浮桥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