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书初无意于佳乃佳 记创建中国第一家银行的重臣书家盛宣怀

  上海交通大学的前身——“南洋公学”,是由近代著名实业家、教育家盛宣怀于甲午战争之后的1896年创办,他对于近现代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有筚路蓝缕之功。鲜为人知的是,盛宣怀还创建了近代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更不为人知的是,其还是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等清代重臣书家集群中的典型代表。

  创建银行

  盛宣怀(1844年—1916年),字杏荪,又字幼勖、荇生、杏生、号次沂、又号补楼、别署愚斋、晚年自号止叟,祖籍江苏江阴,生于江苏常州府武进县龙溪,死后归葬江阴。系清末官员(官至邮传部尚书),秀才出身,官办商人、买办,洋务派代表人物,著名的政治家、企业家和慈善家及书法家,被誉为“中国实业之父”“中国商父”“中国高等教育之父”。著有《愚斋存稿》《常州先哲遗书》《经世文续集》等。

  他生于官宦世家,其曾祖父、祖父及父亲皆通过科举入仕。26岁时,他经人举荐入李鸿章幕,深受李的赏识和器重,次年即官至知府级别,从此开启了他的“洋务人生”。

  19世纪中期,继第一家外国银行——丽如银行在华设立分行后,各国银行纷纷进驻中国。到1897年前,外资银行已达20多家,而中国自办银行却仍未建立,故其时外资银行在国内发行纸币,垄断国际汇兑业务和整个金融市场,并通过大量贷款逐渐控制清政府的财政,对中国实施了疯狂的经济掠夺。这引起了一些有识之士的强烈不满,不断有人呼吁建立中国自己的银行,以抵御外国资本的入侵,盛宣怀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几经周折,由其创办的近代中国第一家华商银行——中国通商银行于1897年5月在上海正式成立。该行定位是商业性的股份银行,强调“悉照西例”“以汇丰为准”,即按照现代商业银行经营规则运作。相比以往的钱庄和票号,这在金融组织经营方式上有了“质”的飞跃,可以说是开启了近现代国内商业银行发展史的序幕。成立之初,政府即授予其发行银圆、银两之特权,使之成为整顿币制的核心与枢纽,至此本国货币与外商银行之纸币方得以分庭抗礼,金融大权不复为外资银行把控。

  除发钞外,通商银行还代收库银,并在北京、天津、保定、烟台、汉口、重庆、长沙、广州、汕头、香港、福州、九江、常德、镇江、扬州、苏州、宁波等经济发达地区设立分行,业务发展盛极一时。民国肇兴,该行改为纯粹的商业银行,待民国25年又改组为“官商合办”银行,逐渐被“四大家族”控制,并与四明银行、中国实业银行、中国国货银行等合称“小四行”。解放战争时期,杜月笙等控制人想方设法抽逃资金,至上海解放前夕,通商银行只剩一些房产,几乎沦为“空壳”。曾经的中国首家银行就这样退出了历史舞台。

  重臣书家

  时势造英雄。晚清时期,在风云跌宕、变幻莫测的政局之中,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等一批高官重臣诞生。其不仅是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实业家,通过卧薪尝胆、励精图治、锐意革新,一度推动了清王朝的“中兴”;而且还是优秀的书法家,只是长期以来书名为声名所掩,甚少受到关注而已。

  其实,晚清重臣书法家在整个清代书坛都占据着重要的位置。盛宣怀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幼承庭训,少时即入私塾,及长将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学习完毕,并凭借自身兴趣学习了史学、地理、经济等经世致用之学,甚至还自学了《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兵法名著,这都为其日后包括书法在内的成就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由于其父盛康喜好金石书画,家中书画、篆刻藏品甚多,故耳濡目染、日日熏陶,故书法水平提高很快,且诸体兼擅,尤以楷书见长。他的楷书取法唐人,深研欧、颜诸家,后参入“苏体”笔意,对《表忠观碑》《上清储祥宫碑》《罗池庙碑》《丰乐亭记》《醉翁亭记》等下过苦工;行书上溯二王,兼及“苏黄米蔡”宋四家,尤其钟情苏轼和米芾,审美偏好呈现出明显的“尚意”趋向。从存世作品看,其主要以楷书为主,且多为楹联,这也是清代书法的鲜明特点。观其书作,用笔遒劲有力、金钩银画,结体肥瘦长短有度、严谨端庄,章法大气充盈,颇具“苏体”风神。并且,其虽重在写“意”,但却寄情于“信手”所书之点画,求意而不师形,故在用笔结字上不死守楷法,往往“率意而成”,楷中有行,行中有楷,而这恰恰与苏轼“书初无意于佳乃佳”的书学理念十分吻合。尤其是盛宣怀与友人来往的信札,皆是其信手拈来,随手书就,通篇沉着激迈,笔致劲健,结字精美,布局疏朗,章法自然,流露出一种踌躇满志的盛气,这些既是欣赏盛宣怀书法的重要材料,也成为研究近现代商业史、教育史等的珍贵素材。

  笔者以为,这些人之所以能在书法上取得如此成就,不仅由于其家世良好,多出自官宦之家,自幼接受了较好的启蒙教育和艺术熏陶,也离不开后天的辛勤付出与执着追求。如曾国藩在家书和日记中多有记载:“每日笔不停挥,除写字及办公事外,尚习字一张,不甚间断”;即使在作战期间,其也能“不废学问,读书写字,未甚间断”。左宗棠亦是如此,即便在战火纷飞的行军打仗中,他都深夜挑灯读帖染翰,从不稍辍。更重要的是,晚清重臣书法家丰富的阅历和传奇的经历,使其与一般书家拉开了距离,呈现出独特的庙堂之气。

  诸业报国

  除在书法艺术上的造诣外,盛宣怀更多让人记住的是其在实业、教育和慈善等方面的卓越贡献。

  在实业上,作为洋务运动的核心人物之一,他或出谋划策,或亲力亲为,于近现代航运、电报、纺织、煤矿、铁路等事业有筚路蓝缕之功,创造了中国实业界的诸多“第一”,如创办第一家轮船航运企业(轮船招商局)、第一个电报局(中国电报总局)、第一个勘矿公司(中国勘矿总公司)、第一家钢铁煤联合企业(汉冶萍煤铁厂矿公司)、第一条铁路干线(京汉铁路)、第一个内河小火轮公司等,有力振兴了民族工业,推动了中国现代化进程。

  在教育上,他有感于甲午战败之殇,提出“自强首在储才,储才必先兴学”“西国人才之盛皆出于学堂”等观点,并奏请光绪皇帝,设立新式学堂。1895年10月2日,光绪御笔钦准,成立天津北洋西学学堂,后更名为北洋大学,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公立大学。1896年,盛宣怀又在上海创办南洋公学,并相继开设师范班、航政科、译书院、电报学堂、经济特科及铁路班等,以满足国家各项事业发展之需。盛宣怀与大学教育的渊源并不仅仅体现在亲自创办大学上,还在于其留给高校的诸多藏书、信札等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慈善上,盛宣怀亦为近代中国最著名的赈济家之一。他曾分别于津、沪两地创立“广仁堂”和“万国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并首创“以工代赈”之法,创造性地解决了数次重大灾害问题,使上千万人得以救济,受到了清政府及社会各界的好评。尤其是在“广仁堂”等慈善机构失去官方经费支持后,皆由他主持的轮船招商局、电报局、汉冶萍公司、又新公司等企业赞助,使之得以维持正常的赈灾救济功能,可谓福泽千里。

  如今,国内高等教育蓬勃发展,不少高校纷纷设立书法专业。但目前的学生普遍更重技法,忽视传统文化和“学问”积淀,更缺乏丰富的人生历练和社会阅历,自然难以写出清代重臣书家那样“书初无意于佳乃佳”的真正书法,这值得深思。

通商银行大楼

丰乐中和联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