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说文解字话“商贾”

  在现代经济生活中,“商”是一个使用频度很高的字:商人、商家、商圈、商界、商店、商场、商业、商务、经商、电商,不一而足。对于“商”字的意义,人们的理解大多是从“行商坐贾”而来,即:“商”指“行商”,即流动贩卖的买卖人;“贾”则与之相对,指坐售之人。但其实,“商”字初始并不表“行商”义,“行商”义是辗转引申出来的意义。

  “商”字的源流演变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是这样解释“商”字的:“商,从外知内也。从冏、章省声。”许慎的解释是就小篆而言,稍显模糊不清。从文字溯源来看,甲骨文(以下简称“甲文”)中就有“商”字。

  甲文一期字形上部从“辛”,下部从“内”构形(见图1)。辛,本表錾凿一类的刀具,在“商”字中转代表示由刀具刻制的浮标;内,通“纳”,在“商”字中由容纳义转代表示容器义;所以“商”的整体构意表示带有浮标的容器;实指意义表示古代滴漏计时器中的受水壶。

“商”与“章”的字形演变

  铜壶滴漏是古代的一种计时工具,主要由播水壶(古称“尚”)、受水壶和带有刻度的浮标(一刻度大约相当于十五分钟)组成。随着上面播水壶的水不断滴入下面的受水壶,里面的浮标会随水位升高显示不同刻度的时间,从而起到计时作用。为了使表意更明确,甲文三期字形在下部又加“口”旁。“口”在甲文中大多不表人嘴,而是表示容器。所以,加口更加突出了“商”字受水壶的构意。金文①形与甲文三期字形写法一样,金文②形在字形上部又加了一“点”,这是随“辛”繁化而来的写法。秦简字形对金文②形作了隶化,成为后世楷书所遵循的字形。

  许慎认为“商”字上部的“立”旁,是从声旁“章”省略掉下部而来,这个说法大致也是可以讲通的,因为“章”和“商”乃是从同一事物构形而来的同源字。《说文》曰:“章,乐竟为一章;从音,从十;十,数之终也。”许慎的析形是从小篆字形而来,释义为引申义。“章”,甲文一期字形上部从“言”,下部从“凡”兼表声旁(见图1)。“凡”,本表“盘”,在甲文“章”中取变形写法,像深腔容器形。“言”也取变形写法,上部从“辛”表刻标,下部的“口”写成“▽”是甲文“玄”的省略写法(见图1)。“玄”在甲文中与“悬”同义,因此变形的“言”的构意表示悬浮的刻标,而“章”的构意则表示容器中悬浮的刻标。由此可见,“章”的字形构意与“商”基本相同,只是“章”更加强调的是浮标义,而“商”更加强调的是受水壶义。金文“章”字比甲文简化,“言”简化为“辛”;“凡”简化为“曰”(同“口”,也表容器),构形虽有变化,但构意却没变。所以从字形上讲,许慎“从章省声”的说法可以成立。

  “商”在经籍中引申有多种用义:1、表商漏计时器或计时浮标上的刻度。一刻又称“一商”。2、由计量时间引申又指计量、估量、商量,商议。3、由受水壶显示时间结果譬喻又表算数中的除法得数。4、由商漏滴水的声音凄凉转代又指凄凉的声音,由凄凉引申又指秋天,以及古代五音宫商角徵羽中的第二音节。5、由播水壶向受水壶播水譬喻通“赏”,指上级对下级的赏赐。6、由受水壶与浮标相连通“章”,指篇章。

  “商”在殷商朝代,除了用于人名外,主要用于殷商自指,譬如卜辞中的“大邑商”指殷商王都,“商受年”指殷商获得丰收。到了周代,“商”除了指商朝之外,还用于“钟商”表示乐器义,这与“商”表示乐音音节的引申路径是一致的。

  那么,“商”又是怎样演化出的“行商”义呢?关于这个问题有这样一则传说。

  商族本是黄河下游居住的一个部族,其部族的祖先叫“契”。由于“契”帮助大禹治水有功,于是“契”的部落便被封为“商”。“商”发展到“契”的六世孙王亥时,随着经济产业渐盛,王亥发明了长途贩运生意,他经常带领部众,驾着牛车到黄河北岸很远的地方做买卖,由此壮大了商族的实力。一次,王亥在贩运货物途中遭到狄族易氏的抢劫,不仅货物和随从的奴隶被掳走,王亥也被杀身亡。此后,王亥的儿子甲微,以为父报仇为名大举兴兵伐易,最终灭掉了易氏,并由此把商族的势力扩展到易水流域。到了成汤时期,商族部落的农业、手工业、商业更加发达,国富兵强,于是趁夏桀暴虐而不得人心之际起兵灭掉夏朝,建立商朝。商朝到了纣王时期,由于对外征伐过度,王族奢侈腐败,国力日渐衰弱,被西周联合诸侯击灭。周朝建立后,由于商族人失去了贵族地位,因而便纷纷重操旧业,靠四处做买卖为生。久而久之,由于跑买卖的人大多为殷商遗民,所以周人便习惯性地把所有流动经商之人都称作了“商人”。由此,“商”字就衍生出了“行商”“经商”等一系列用义。

  这则传说实际回答了两个问题。第一,殷人为什么以“商”为国号?答案是大禹所封。第二,“商”怎样演化出了“行商”义?答案是在社会认知中,商族人与流动商贩演化成了相同概念。对于这则传说,我们不能全然不信,也不能尽信。因为传说毕竟是传说,难免不含后人杜撰的附会性因素。其实,对于上述两个问题还可以有其他解答。

  其一,“商”作国号可以从殷人的宗教信仰而来。殷人信奉天帝上命,小到生活起居,大到战争祭祀,凡事无不占卜问天。《诗经》中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诗句,意思是殷人的祖先是天界的玄鸟,奉天命下界建立了“商”。由此可见,在殷人的观念中,“商”是奉天命而建的王朝。从字形构意上说,“商”字本表滴漏计时器中的受水壶,其功能是上承播水壶(尚)之水以授时指导人们作息,从中可以抽象出“承上启下”图式,用之命名国号具有上承天意指导万民的隐喻。所以,用“商”作国号,一方面反映了殷人奉天承命的宗教观念,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殷人命名用字的文化考量。

  其二,“商”从字形构意可以衍生出“经商”义。“商”从计量时间引申有“估量”“计算”“协商”义,而“商人”的特点就是估量货物、计算货值、协商交易,因此“商”由估量和计算义可以引申出“商人”义,字面意思即“善于计算之人”。此外,滴漏计时器靠水流运转,因此“商”可以抽象出流转贩运意义,由此喻人即“流转贩运之人”,也即“商贩”之义,这是从字义演进规律探究出的用义。

  “贾”字的源流演变

  “商”和“贾”在古籍中常常连带出现。譬如《周礼》就有这样的记载:“六曰商贾,阜通货物。”注曰:“行曰商,处曰贾。”其实,“贾”表“坐售之人”也是演化来的意义。《说文·贝部》:“贾,贾市也。从贝,襾声。一曰坐卖售也。”许慎用两个意义解释“贾”,可见其演化过程是比较复杂的。从字形而论,甲文三期就有类似于“贾”的字形,其下部从“贝”为形旁,上部从“宁”为声旁(见图2)。

“贾”的字形演变

  贝,表财货;宁(甲文“贮”),像蜡染挎包,在此表钱袋;整体构意表示钱财装在钱袋中,实指意义表示贮存财货。也就是说甲文中像“贾”的字实际是后来贮存的“贮”字。

  承继甲文“贮”字,金文有①②两种大同小异的写法,字形仍是“从贝、从宁亦声”(亦声,兼作声旁),但所表用义开始分化为二:一是表贮存义,二是表商贾义。

  陕西出土的西周颂壶中有这样的铭文:“令汝官司成周贮(贾)二十家,监司新造贮用宫御。”其中:官司,指管理;成周,指西周时的洛阳;贮,用为贾,表示前店后厂的商户;监司,指监理;贮用,指贮存备用;宫御,指宫中用品。全句大意是:命你管理洛阳商户二十家,监造新的库存物品以备宫中使用。由此可见,在西周,“坐贾”的“贾”是用“贮”兼代表示的。显然,“贮”兼表“坐贾”,是从商贾经常存货转代而来。

  据《国语》记载,商周实行“工商食官制度”,手工业商户统一隶属于官府,官府以族群为单位对商户进行编制并实行专业化分工管理,他们必须按官府的规定和要求从事生产和买卖。商户统一由“官廪”(国库)出资供养,生产的产品也由国家统一支配。前文《颂壶》铭文所讲一个叫“颂”的人奉命管理洛阳二十家商户之事,其侧面反映的正是西周的工商食官制度。

  在陶文中,“贮”开始演化出“贮”和“贾”两个字。陶文①形继承金文②形,由于读音为“古”,故此“宁”旁演化得也近乎“古”,其义应表商贾义。陶文②形开始出现从贝、从襾亦声的“贾”字。“贾”,从贝,表钱财;襾,像带蒙布的酒坛盖形,引申可表示带蒙盖的存货;字形构意表示货物与钱财,实指意义表示与货物相关的钱币,也就是价格之义。从实际情形而言,“贾”字中的“贝”应该不表实物性货币,而是虚拟性的货币,也即货物上附着的价格标签。

  玺文承继陶文①形,改为“左贝右宁”结构,其中的“宁”写的也近似于“古”。

  古文承继玺文,在将“宁”旁确凿改为“古”旁的同时,又于上部加上“冃”旁。冃,即古文“帽”字,表帽子,构意与“襾”相同,引申可表蒙盖义。至此,表示商贾的“贮”与表示价格的“贾”开始合为一字。

  到了秦简,字形承继陶文②形的“贾”字,字义则承继古文兼表价格和商贾两类用义。例如:在《论语·子罕》“求善贾而沽诸”句中,“贾”表价格义;而在《孟子·梁惠王上》“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句中,“贾”则表商人义。后世为了区别表义,便又造“價”字表示价格义,这样才与表商贾义的“贾”分为两字。

  综上可见,“商贾”一词,虽然是古人对商人的一种泛称,但二字在初始字义的演化路径和概念内涵上都是有区别的。“商”主要表示走街串巷的商贩,“贾”则主要指前店后厂的商户。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