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提升绿金绩效 绿色金融评价体系“扩围”

  日前,为提升金融支持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能力,优化绿色金融激励约束机制,中国人民银行制定了《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金融评价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根据《方案》,人民银行将通过定性、定量评价,促进银行业金融机构绿色金融绩效的提升。初期纳入评价范围的绿色金融业务包括境内绿色贷款和境内绿色债券,评价每季度进行一次。依据评价结果,将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实行激励约束的制度安排,评价结果将纳入央行金融机构评级等人民银行政策和审慎工具,还将鼓励央行分支机构、监管机构、各类市场参与者积极探索和依法依规拓展绿色金融评价结果的应用场景。

  “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方案》的出台是对金融机构的一种鞭策和激励,是对绿色金融工作的促进。”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方案》在制定考核指标时多采用了比值而非绝对规模,这就使得不同体量的金融机构更具可比性。”

  纳入评价业务将扩容

  “《方案》的推出,是在我国绿色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绿色金融领域的又一项重要激励约束性政策文件,将推动我国银行业提升支持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能力,促进我国绿色金融体系的进一步发展。”商道融绿公司董事总经理张睿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他特别强调了《方案》对于绿色信贷统计的“扩面”。

  “相较于2018年发布的《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绿色信贷业绩评价方案(试行)》,本次《方案》将原来单一对绿色信贷的统计扩展至更全面的绿色金融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绿色贷款、绿色证券、绿色股权投资、绿色租赁、绿色信托、绿色理财等,当期纳入评价的包括境内绿色贷款和境内绿色债券,后续还有望进一步扩展。”他评价,对于绿色金融业务纳入评价的范围扩大将有效促进银行业开展全面的绿色金融业务,特别是对当期纳入评价的绿色债券而言将起到正向激励作用,预计银行自营和理财资金将会加大对绿色债券的投资力度,有效扩大我国绿债的市场规模,从而为绿色项目提供更多融资机会。

  在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看来,监管部门绿色金融评价发挥着“指挥棒”作用,有助于释放金融机构绿色金融创新潜力,加快培育多层次绿色金融市场,加快绿色经济发展壮大。他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我国绿色金融市场发展迅速,绿色融资工具不断丰富,纳入评价的绿色融资工具扩围至绿色证券,充分考虑了我国绿色金融发展现状与趋势。未来评价体系仍有进一步调整或扩展可能。”

  多项标准待细化绿色金融制度建设有望提速

  此前,人民银行曾发布通知,就《方案》的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在回应大家的建议时,人民银行多次提到,因“条件不具备”“暂无明确定义”所以一些建议只能“部分采纳”或“未予采纳”。

  例如,有建议希望“在定量考核中纳入金融机构在境外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展绿色金融业务情况”,对此人民银行表示,由于数据条件不具备,无法纳入定量考核。暂将境外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的绿色金融业务情况纳入定性考核。与之类似,“绿色理财等资产管理类金融产品”,也因国内尚无绿色理财明确定义,且统计方法不完善,暂时不能纳入定量考核指标。

  这些“标准不明”“统计方法不完善”的领域亟待完善。“要及时出台或更新与《方案》配套的标准”“定性考核细化评价的维度和级别”等呼声较强。对此,人民银行表示,会根据绿色金融发展要求出台更多绿色金融标准,并适时纳入《方案》。还有机构建议定性考核细化评价的维度和级别,人民银行省级分支机构将根据《方案》要求和当地具体情况,制定定性考核细化指标。

  在周茂华看来,定量考核指标很重要,但也是个技术难题,既要建立科学合理、统一规范、公平有效的体系,同时,也要考虑区域、机构等方面存在的异质性问题。“定量指标是个循序渐进、逐步探索完善过程。”他表示。

  此外,人民银行表示,由于考虑到绿色金融与非绿色金融业务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绿色金融评价定量考核中不宜同时考虑绿色金融业务与非绿色金融业务。目前将非绿色金融业务或棕色资产情况纳入定性考核。

  对此,张睿表示,目前暂时还是以支持绿色项目的业务为主。暂时未纳入低碳转型金融的相关考核指标。因为转型金融目前暂时没有明确标准,相关部门也在积极研究转型金融相关标准,预计待标准明确后会逐步将转型金融业务纳入评价范围。

  周茂华表示,非绿色金融业务和褐色资产转型,除了需要金融机构制定战略,更需要企业、政府、金融机构等多方协同、稳步推进产业经济向绿色转型。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