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冲击新兴市场国家经济

  新冠疫情的突袭,使得美国经济在去年陷入严重的“休克”。为支持经济复苏,美联储实施了史无前例的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在将联邦基金利率与再贴现率下降至零后,又陆续推出了商业票据融资机制(CPFF)、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流动性工具(MMLF)、一级交易商信贷便利(PDCF)、一级市场公司信贷便利(PMCCF)、二级市场公司信贷便利(SMCCF)、定期资产支持证券贷款工具(TALF)。此外,美联储还扩大了央行流动性互换额度、提高了金融机构在贴现窗口借款的可获得性、取消了商业银行准备金要求等。这一系列超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与美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举措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迄今为止美联储宣布的措施基本上达到了救市的目的,避免了因为流动性不足而造成的金融机构恐慌性抛售资产及其负面影响。但美联储持续的大规模货币政策放松,最终可能导致严重的经济金融风险,也将为全球经济复苏埋下隐患。作为全球央行“领头羊”,美联储本应努力避免本国货币政策变动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的负面溢出效应,但从目前来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操作越来越只关注国内需求,而忽视了其操作对其他国家的负面影响。

  美联储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对新兴市场国家造成负面的影响尤为明显。从本质上而言,美联储通过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救市,其实也是把本国调整的成本转移给其他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在经历了短期资本流入、本币升值、资产价格上升与杠杆率攀升后,随着美联储重返货币政策正常化轨道,将面临资金流出、流动性枯竭带来的新挑战。

  一般而言,美联储政策的放松往往会导致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美联储政策放松,通过降息压低短期利率或者通过QE压低长期利率,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也会跟随降息。但因为考虑本国通胀等原因,其力度往往小于美联储,因而增大了两国利差。美联储的宽松政策降低了美元的借贷成本,美国资本会借美元投资到相对利率更高的发展中国家,以寻求更高回报。同时,美联储货币政策宽松通常会形成美元贬值压力。美元今年年初表现强劲,第一季度上涨约4%,但随着美债收益率回落,到目前为止,美指已基本回吐第一季度的大部分涨幅。今年以来,随着疫苗接种的推进,美国经济加速复苏。美国经济表现虽然亮眼,甚至被市场认为有“过热”现象,但美联储政策并未动摇,这也使得市场的“弱美元”预期得以延续。

  因此,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往往导致大批资金流入发展中国家。国际金融协会(IIF)当地时间6月1日发布的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2021年5月,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总额约为138亿美元,至此,新兴市场整体已实现连续14个月资金净流入。其中4月,受新兴市场国家风险偏好增强、债券市场流入强劲影响,新兴市场国家流入资金一度激增至455亿美元。但“热钱”涌入带来的不仅是市场的繁荣,也会催生泡沫。

  随着全球经济复苏,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终将到来,不断上升的利率或成为新兴市场危机的驱动因素,这可能导致新兴市场借贷成本升高,还有资本外流以及市场投资者投资意愿下降。部分国家将会重新面临短期资本外流、本币贬值、资产价格下降与快速去杠杆。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联储的低息政策,造成资金大量流入亚洲发展中国家,公司大举借取低息美元贷款;1997年,美联储升息导致资金流出,公司美元贷款难以续借,造成流动性困难,成为亚洲金融危机的导火索。美联储研究也显示,美国货币政策紧缩会增加依赖美国资金的国家发生风险。

  离我们更近的例子是美联储的上一个加息周期,2018年美国逐步迈向货币正常化进程,“强美元”扫荡全球。2018年仅前5个月,摩根大通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就下跌了4.9%;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下跌3.3%;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指数则下跌4.3%。阿根廷、土耳其等较“脆弱”新兴市场国家更是频频遭遇股债汇三杀,被迫大幅加息。其中,阿根廷央行为抑制比索汇率急剧下跌,更是8天内连续3次加息,将目标利率上调至40%,仍无法缓解比索贬值,乃至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援。

  不过,迫于通胀的压力,在此次的新冠疫情中,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政策转向要比美联储来得更早。由于美联储“放水”带来的美元流动性泛滥,使得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连续大涨,全球面临输入型通胀压力。而高通胀一直是让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头痛的问题,5月份,土耳其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16.59%,巴西CPI同比上涨8.06%,俄罗斯CPI同比上涨6.02%。为抑制通货膨胀,土耳其央行3月宣布加息200个基点,巴西、俄罗斯也相继加息。

  诚然,眼下美联储仍未释放出转变货币政策的信号,但国际金融协会(IIF)经济学家罗宾·科普克表示,最大的风险之一是美联储可能“落在曲线后面”,延误加息太久。相比正确路径,这将导致最终的加息幅度大得出乎意料,最终的利率绝对水平也更高。“人们已习惯于这样的套路:美联储称要进行紧缩,结果当市场波动或其他风险浮出水面时,政策制定者便收回紧缩言论,呈现出‘如有疑问,按兵不动’的规律。”科普克说,但随着通胀压力加大,美国接近实现充分就业,“你可以看到收紧政策是有道理的。” 而一旦美联储开始收紧流动性,对新兴市场带来的冲击则是显而易见的。

责任编辑:袁浩